云纲叶蓝喻黄康诺
求同好ww
这里念念,百度id=顷桑绾

暗恋心率

究竟是什么时候呢。


楚子航手里拿着柳橙汁,一直地晃着晃着,倒也没洒出来。他知道他力道掌控得很好,刚好可以维持着柳橙汁在杯中的状态。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抛开了往常的心无旁骛,若有所思地盯着另一个坐在最角落的人,那个人蔫蔫的一动不动——却像是在出神看着什么似的。


楚子航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陈雯雯。她正和赵孟华对唱。楚子航没听出来是什么歌,只是周围一阵阵的“老大好样的抱一个!!”“哇塞老大动作够快!”之类的起哄和欢呼,他觉得不大舒服。他往角落里再看了一眼,却发现已经有几个人笑嘻嘻地拍着那人的肩,语意暧昧地叫他:“路明非,你看老大和陈雯雯是不是很般配?”


路明非讪笑起来,说是啊是啊,然后涨红了脸把啤酒一饮而尽。楚子航忍不住去推测他心里怎么想的,却也拿不准是难过多一些还是妒忌多一些。他想得入了神,手中的柳橙汁竟意外地洒了出来,却也终没擦掉在指尖游弋的橙汁。


 


楚子航也忘了究竟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路明非——或许是因为检查时路明非无意冒出的白烂话,或许是别人议论他的暗恋举校皆知,或许是别的时候。他的注意在刻意的嘲讽和偶遇中莫名地放大,像是酵母在恶意地膨胀发酵着发酸发臭变质成异样的情感,扎根在心底蓬勃生长无法自制。而树根像是扼住了心脏,在看到路明非时就不怀好意地猛烈撞击着,以致心率持续加快,80b/min、95b/min......113b/min——楚子航知道这种感觉有个学术性的名词,称作“暗恋”。


楚子航意味深长地透过杯子注视着路明非,他已经像没事人一样,只还是看着陈雯雯。楚子航放下杯子,擦干净手上的水渍正想向他走过去,却被拦了下来。


“楚子航......”来人小心翼翼地询问着,“我是柳淼淼......可以坐这吗?”


楚子航扫了对方一眼,没有拒绝。他很少拒绝女人的要求,从某种程度上倒是和他在学校的死对头的“绅士做派”相似。况且他猜想过自己能来参加这个班级聚会,大概也和柳淼淼脱不了关系。想到这儿,他点头示意让柳淼淼坐下。


柳淼淼笑得越发灿烂地坐在旁边,一举一动都摇曳生姿的如同舞动的瑶草。她长得本来就好看,今天又格外认真地画了妆,原本的清纯也沾染了几分世故变得妩媚妖娆了起来——包厢里顿时沸腾了起来,有人吹起口哨,有人大喊“好样的把楚子航拐到手啊柳淼淼!”,还有人不停地鼓掌。柳淼淼只是噙着笑,举手投足间如同女皇般高贵自信。


楚子航往那个角落看过去,角落里的人却也站了起来鼓掌。


 


包厢里仍是沸腾着,像是燃烧了生命的火焰疯狂地摆动,如火如荼有如星火燎原。吵吵嚷嚷的声音甚至盖过清亮高嘹的歌声。周围还是不停地起着哄,楚子航笔直地坐着,没有在意,像是不同流于世俗的世外之人。至于柳淼淼邀请他一起去唱歌也推辞嗓子不舒服。柳淼淼的好心情却没有受到妨碍,她上去霸住了麦。


楚子航又晃了晃手里的柳橙汁,杯子已经不算冰冷了,温温凉凉的。他又穿过杯子向路明非望去,人影在橙黄的过滤下变得模糊不清却也柔和了起来,没了蔫蔫的萎靡不振的气息。楚子航站起来喝完橙汁,向路明非走了过去。


他想正常人的心率范围在60-100之间,低于60是“心率过缓”,高于100是“心率过速”。又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一遍又一遍。他学过心率的概念,也知道这只适用“正常人”。想着他按住自己的脉搏,默默地在心里数着数。


可是全然乱了阵脚一般,他胡乱的数着,一心二用地注视着路明非。他已然忘了自己数到了哪,或许是五十,或许是一百,或许更多。总之他知道他心跳得很快。


而路明非全然未觉,他只是边呆呆地盯着众人眼里天造地设的一对,边闷不做声地一直喝着啤酒,看起来心不在焉。

  

楚子航悄然站到他身边,按住他试图灌酒的手。


“啊师兄,你怎么——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他先是有些惊愕地像看到鬼一样盯着他,又瞥了眼在唱歌的柳淼淼,了然地点了点头。


楚子航坐了下来。这时柳淼淼已经唱完了一首,却因为找不到他有些焦虑地左顾右盼,直到柳淼淼对上他的眼睛才和他相视一笑。接着她像是羞红了脸不再往这边看,只是又开始唱歌。


路明非显然察觉到了他们的互动,他挤眉弄眼起来,配着他喝得烂醉酡红的脸有些滑稽:“师兄——柳淼淼挺漂亮,是吧?”

他暗自咕哝了一句,大概提到了苏茜,楚子航猜他是在比较两个人谁更漂亮。


楚子航没搭理他。


路明非自讨没趣,他又有一口没一口地喝起啤酒,直到楚子航再次按住了他的手,“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

“师兄你别管我了。”他索性破罐子破摔,“我不喝酒心里难受......”

“你记得吗,我说过我可以陪你去戳爆他们的轮胎,只要你愿意。”

“愿意顶个屁用。”他小声嘟囔着,却还是被楚子航听见。


TBC.


评论(7)
热度(38)

© 落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