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叶蓝喻黄康诺
求同好ww
这里念念,百度id=顷桑绾

祝贺(完结版,云纲)

沢田纲吉视角。

人物崩坏严重。

短小文笔渣。



“云雀,就喝完最后一杯吧。”


Reborn跟我说人要有些长进,我想可惜我是让他失望了。

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一直好奇为什么喜欢却可以放下,或者怎样才能做到轻松离开。可能是因为不可理喻,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相爱的人却要分离,就像我小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离开妈妈一样。


现在的我还是没有明白。

所以我只是笑得醉醺醺的,但我知道我没有醉,我清醒着。我跟云雀说:“云雀,喝完这一杯吧。”

总之我说不出再见。


云雀依旧是个很奇怪的人啊。这些年他没有怎么变,似乎成长的只有身高和力量......嗯,我是说在我眼里。

他们说云雀已经沉稳了很多,至少不会像以前一样看见群聚就急着咬杀。可是我并不觉得。

他啊。只要一和我一起,就想着和我打架,比之以前在并盛的时候更甚,至少那时候他咬杀我还能找出一个理由。


我能感觉到我在傻呵呵的笑,“说不定以后连找我打架的机会都没有了。”


云雀皱着眉,可是我不喜欢他皱眉。所以我大胆地凑过去捏住他的脸——“笑一笑嘛,这样就帅多了。” 

他被我生拉硬扯挤出一个微笑,事实上配合他皱着的眉毛并不是很好看。但是我想看他笑。


“你喝醉了,草食动物。”他拨开我的手,看起来很不耐烦。他本就不是一个足够耐心的人。

“嘿嘿,哪有。”


我是真的没有喝醉,我很清醒。作为首领需要的应酬,被强行灌了那么多年的酒,总不至于在这种时候就轻易醉倒。何况我喝得并不多。


我只是有点难过,只是又没有把难过写在了脸上。


Reborn跟我说人要适当学会伪装,至少别一天到晚带着个蠢样子把心事一股脑地装在脸上。别人不比他有读心术,只要我学着微笑,我就可以胜券在握地不输对峙的气魄。这是他教我的,我学得最好的事情。


就这样,我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皱起的眉头,看着他仄着的凤眼,看着他翕动的鼻翼,看着他紧闭的双唇。我看出来了他不耐烦,可是我忍不住像是不知死活地劝酒。


“你、喝、醉、了。”我听出来他在咬牙切齿。


可是说真的我没有。

我只是有些难过。


人是会变的,很多事情都从不可能变成了可能,但是我没想到会变得那么彻底。就像我开始杀了人,就像云雀要结婚了。


可是云雀怎么可能就这么结婚呢,不是可以一直耗下去吗?直到油尽灯枯也没关系,直到我要死了也没关系......不是可以,一直耗下去吗。我是首领他是守护者也好,我是废柴他是学长也好,或者我还是继续当我的草食动物——

他怎么会结婚呢。


我没有喝醉啊,我宁愿喝醉。要是睡得醉醺醺的,一醉不醒,第二天就可以错过他们的婚礼了;不是说酒壮怂人胆吗?是不是我喝得多了,我就可以发起狠跟他说要他取消婚礼?就算我喝再多也说不出口,说不定喝着喝着发现只是个梦,一觉醒来就没有事情了。


“你喝醉了。”云雀你在说我吗,都跟你说了我没有醉啊,你怎么还是不听别人说话。干嘛板着一张脸,就不能笑一下吗?不需要像对着新娘子一样笑得那么灿烂温柔,只要稍微、稍微笑一下就够了。怎么就是对着我笑不起来,明明对着云豆还是会笑的。


“是啊我喝醉了。”我骗他。我醉了又能怎么样,你是又来和我打架了吗?我醉了你就会喜欢上我吗,还是我醉了你就不再结婚?明明你连笑都不愿意跟我笑一下,......云雀你还真是小气。


“你也喝了吧,最后一杯哈哈哈。.......明天以后,就不能再一起喝酒了。”我微笑,我想我的面部表情控制得很完美。只要我一直笑一直笑,他们就会觉得

我无懈可击,最后我会赢。


可是这次我不想赢。我想我应该哭,哭出来说不定云雀就会知道我对他的心思。可是我不能,云雀厌恶别人哭丧着脸,何况他根本不可能接受得了我。


所以我不能哭,我只能微笑,笑着笑着,说不定自己也会发现其实本来就应该笑。


我应该笑的,笑着祝福他。云雀这个人,平时独来独往任性傲慢成那样,除了我和草壁先生他们——根本就没什么真心的祝福的吧。


这时我突然想起,为什么相爱的人会分离,这放在我和云雀之间根本连命题都不成立。他不喜欢我,我们之间,只是彻头彻尾的一场单相思而已。所以这不算什么。云雀不喜欢我根本不算什么,我是彭格列的首领,还有多少人等着我喜欢呢。


他不喜欢我根本就没关系的。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是云雀恭弥有眼无珠。

所以真的......没有关系的。


于是我摇摇晃晃举起酒杯,祝他明天婚礼顺利。

FIN.

写活动文写到一半就放松放松=////=于是很开心的写了一下,又很开心的写到面目全非。

顶锅盖逃走求不喷((

评论(2)
热度(8)

© 落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