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纲叶蓝喻黄康诺
求同好ww
这里念念,百度id=顷桑绾

知来者之可追(一)

《知来者之可追》

 

家庭教师reborn衍生。

云纲同人向。

 

1.

 

你是谁。

 

沢田纲吉醒时身边空无一人。他是被惊醒的,似乎梦里飒飒飞声,传出一阵凌冽的声音,接着万箭齐发,刷的一声朝他射来,最后他明白自己已经血流满地;梦里不知道有没有痛觉,只是他直觉他不是被浑身是血惊醒,反倒是声音让他战战兢兢。

 

你是谁。梦里的人孜孜不倦。

我是.....

 

他似乎回答了名字,却听见对面人轻蔑的冷笑,接着呼啸起风,风卷起了沙土,沙土迷了他的眼睛,他再看不见眼前人。风声涌进他的耳内,沙土灌进他的口里,浩浩荡荡的军队像是强迫他下跪求饶,然后再一次的刀剑戳入,他连反抗也没有,就这么倒地而死。

 

他把梦记得很清晰,从未有过这种情况,虽说他连那个人的相貌都看不清。

他不常做噩梦,或者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连梦都未曾做过。见所未见的人却给了他奇怪的熟悉感,他似乎知道那个人举手投足间将做的动作。那人一挥手,一侧身,甚至是一个微微勾起嘴角嘲讽的笑,都让纲吉觉得熟悉无比。

 

 

我认识他......吗?

他想。

 

 

沢田纲吉起身,已经日近晌午,拉开窗帘就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阳光。他昨天因为备课睡得很晚,头还是昏昏沉沉,却再没有睡下去的打算。今天是周日,不需要去上课,他也闲着没有动弹。等他准备好一切打算去吃早餐时,他才发现他家刚搬进了一个新邻居。

 

原本隔壁住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但考虑到年事已高,她的儿子就接回去安享晚年。剩下一所空屋子留着出租,现下总算有了消息。

 

他在想是不是应该去拜访一下新邻居,就走到了门口。门口倒不是平常装修时的熙熙攘攘。一个个顶着飞机头穿着黑色西装,秩序井然地把家具一件件搬了进去,等一切准备就绪,他们齐齐喊了声:“——欢迎委员长!”

 

......总之泽田纲吉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他在脑子里飞速运转这群人是黑社会的可能性,最终把自己的人身安全画上了一个重重的疑问号。就这样他看着一个青年从人群中起身,披着黑色的外套,双手交叉着睥睨众生一般,在“黑社会”的欢迎声中站了起来。

 

纲吉尴尬得想走,现下却只能一动不动,在一群黑色西装的人里尤为扎眼。他欲哭无泪,只好挣扎着鼓起勇气,皮笑肉不笑地问了声好。

 

 

那个人看到了纲吉,却不理睬,把头扭向了一旁恭恭敬敬站着的人,“哲,这是谁。”

“......恭先生,我想他大概是您的邻居。”

青年点头,不置可否,只是挥了挥手臂让他们走。

 

2.

现下的处境有些微妙——泽田纲吉如是想着,他竟然和新邻居相顾无言地站在门口吹着冷风。吹着冷风倒还没什么,只是新邻居一脸不耐烦地散发着诸如“赶紧走别烦我”之类的低气压就真的很恐怖了。

 

泽田纲吉心里暗自吐槽邻居怎么还不打算走。他一边悻悻地在心里想着跑路的借口,一边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险些想上论坛开个求助贴表达自己此刻悲惨的处境。想到这里他倒是噗嗤一声自己笑起来,莫名其妙得让新邻居挑起了眉头,难得地问了句话。

 

 

“笑什么。”

“......咦、抱、抱歉,吵到你了吗——没什么啦......”

 

 

新邻居满脸狐疑地抬眼看他,他这才好好看清楚邻居的长相。倒不会像刚才那群人一样凶神恶煞,反倒是算得上清秀好看的一张脸,一点也不像是个难以相处的人。泽田纲吉忍不住多瞄了几眼,却发现新邻居微微皱着眉头,面色不善,“看够了?”

......好的事实证明他想太多了。

 

 

泽田纲吉苦笑着不予回应。

邻居没开口,气氛又开始冷下来。于是纲吉直起身,准备告别,却被邻居突如其来的开口打断。

 

 

“云雀恭弥。”

 

“......啊?”

“名字,”那人一脸不耐地开口,瞥了他一眼,“你不是想知道吗。”

 

“.......云雀先生好!”纲吉欣喜若狂,“我是泽田纲吉。”

“——难听。”

 

“.......”泽田纲吉哭丧起脸。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表情,”他勾起嘴角,一脸愉悦,“就叫草食动物好了。”

 

3.

纲吉兴冲冲地走回办公室,校长刚才慈眉善目地告诉他,他们班上转来了一个新的转学生。听说不仅长得帅成绩好而且是个标准的好学生曾经多次担任过风纪委员!只是等他打开了学生资料表情就石化了。

 

 

.......好,很好,非常好,老天爷对他真是好。

 

泽田纲吉现在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他晃晃悠悠的开始思考人生,从宇宙大爆炸思考到生命的终结,从人类的诞生到地球的毁灭,他想了很多很多,终究无法想透。他不懂人生为什么会遭遇那么多的艰难和坎坷,即便生而为人也免不了这种俗套的重逢。可是他不甘心,如果非要遇到这些,那为什么上帝不让他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选择逃避。他终究还是想不通自己究竟造了什么孽,只知道现在的心情可以用一首诗概括起来:

 

啊。

这个世界。

是。

多么的。

残酷。

与无情。

 

 

然而事实上他只是在资料上看见了云雀恭弥的名字,自己整个人就斯巴达的不好了。他回忆起那天尴尬的相遇,脑子里飞速下了一个云雀恭弥是一个明显的不良少年的最初印象,说不定还带着点黑道背景,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也许直接就game over了......不对啊自己作为班主任不找麻烦才奇怪——

 

完了完了完了。

 

 

总之他忐忑不安地思考着自己艰难的处境以及换班的可能性,最后自己宣判了死刑。就这样他不惴惴不安着翻开了第一页,却哈哈哈的突然笑得撕心裂肺——是一张一寸照片,上面的云雀恭弥还留着飞机头,和那天清一色发型的”黑社会”如出一辙,只是连笑都不笑一脸严肃——或者可以解释成不爽。原本清秀帅气的脸扭曲成得像是崩坏了,眉眼都模糊掉了原本的形象。纲吉心目中高冷酷炫的形象一去不复返。

 

 

到最后他笑弯了腰,眼泪也从眼角沁出,连肚子都抽痛着缓不下来。他慢慢扶起身,擦擦眼角的泪花,突然觉得也没有那么的难以忍受。他念叨起云雀恭弥的名字,心情大好地把资料收到了抽屉里,正式打开班级名单,填上了一个新的名字。

 

TBC.


评论
热度(6)

© 落暮 | Powered by LOFTER